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滕州冯斌的教育博客

鲁人版初中思想品德教育园地

 
 
 

日志

 
 
关于我

冯斌,滕州市墨子中学思想品德高级教师。中共党员,本科双学历,滕州市兼职教研员,滕州市教师进修学校兼职培训教师,山东省教育学会课程与教学专业委员会会员,入选滕州市“百行万人”人才库。山东省教学能手、枣庄市教学能手、骨干教师、滕州名师、明星教师、学科带头人,优质课获山东省三等奖、枣庄市一等奖,主持国家级、省市级科研课题,在国家级省级报刊杂志发表文章、试题十余篇,参加《思想品德助学》、《中考复习丛书 思想品德》和《思想品德单元检测题》的编写修订工作,个人事迹多次在《滕州日报》报道。

网易考拉推荐

第一日:中小学生负担如何做“减法”  

2014-03-04 21:19:40|  分类: 时政热点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中小学生负担过重俨然成民族之痛,“减负”口号也喊了几十年,各地的“减负令”五花八门多达上百项,可“减负”就像希腊神话中西西弗斯手上的巨石,每天被推上山,然后又滚下来,如此周而复始。到底其症结何在,该如何破解?听听代表委员、教育专家以及一线老师怎么说。

负担过重对中小学生危害大

  中小学生课业负担过重, 是我国教育领域中存在的一种“社会综合症”。这是个早已被全社会普遍重视, 而始终没有解决好的老大难问题。它的成因复杂, 危害很大, 不但影响中小学生的身体健康, 导致中小学生近视眼增多, 体能下降等, 而且严重地危害学生的心理健康。



 
“减负令”为何一再失效?

回顾“中国式减负”历程,从中央到地方,各级教育部门减负政令持续推出数十年,却难见实效。如何走出减负困局,治本之策在是什么,专家正在逐步形成共识。

熊丙奇
21世纪教育学院副院长

★ “中国式减负”是减负形式主义。在学校减负的同时,校外却在增负,甚至学生负担更为沉重。在政府的禁令下,学校减负是容易的——上课时间减少、给学生布置作业减少,可这不是真正减轻学生负担,而是减负‘鸵鸟政策’,把责任轻飘飘地推给家长和社会。


罗崇敏
国家督学、云南省教育厅原厅长

★ 中小学生学习负担重是教育体制特别是考试评价体制设计的问题。考试评价体制颠倒了教育手段和目标的关系,把考试手段变成了培养目标,把培养目标变成了空喊口号。一个考分作为对学校、老师、学生的唯一评价标准,根本减不了负。


郑新蓉
北京师范大学教育学系主任

★ 用中医的观点看,负担重是个表症,原因很多,文化传统、社会竞争压力、学校评价系统、社会对教育和质量的价值态度等,各方面相互关联。


严老师
北京某小学在职教师

★ "减负"很难真正减下来,尤其是像北京这样的大城市,无北京户口,随父母在京就读的学生,家长要考虑将来孩子回户口所在地的高考问题。即使学校给学生减负,家长也不敢给孩子减负,这也是教委决定减负后,校外培训机构更火的原因。


 
“减负”之路何在?

减负是一个系统工作,如果不改变现行的考试制度和教育制度,只靠压缩在校时间、减少家庭作业的教育系统的努力,很可能不但没有效果,反而会滋生一系列问题。这也是社会、学校和家长所不愿看到的。

郭大成
全国政协委员,北理工党委书记

★ 让孩子快乐学习、健康的成长是最大问题,只有快乐地学习,孩子才不会觉得学习是个负担,才有利于他们身心全面发展。另外,中小学生减负光有试点不行,应该全面部署,普遍实行,学校、家庭、社会共同努力,这样才能形成气氛。


吴正宪
北京教科院小学数学教研室主任

★ 可以从建立科学的评价体系入手为中小学生减负,要针对不同的学科,建立统一的题库,让学校具有自主权,任选题库中的题目进行组合,对学生水平进行检测,不再进行大面积的统一测试。


王旭明
教育部前发言人

★ 中小学生减负,不仅要注重量的减少,更要注重质的提升。要提高教师教学水平,提高练习的针对性,让学生有兴趣去做,而且清清楚楚知道怎么做,这是减负的重要方面。王旭明说,现在值得注意的倾向是,量减少下来了,但教师讲课水平仍然低下,练习仍然比较呆板、僵硬,这样,给学生带来的负担依然很重。


储朝晖
中国教育科学研究院研究员

★ 减负,最关键的是让学生成为学习的主人。如果学生是被动学习,他就负担重;如果他是主动的,是他自己热爱的东西,即使时间长,他也很快乐,他不会感觉到负担重。
我们存在的问题是,规定很多东西学生必须学,而且必须按既定方式学,然后通过考试进行排队,这是造成学生负担重的原因。


郑也夫
北京大学社会学系教授

★ 应取消重点班、重点校,教育质量在各学校之间趋向于均衡,这样,至少在初中以前,大家都比较轻松自在,因为没有竞争目标。
我有个外甥,他在美国读初中、高中的时候,学习很轻松,功课从来没有复习过第二遍,但他上大学以后,后劲非常足,对学习非常感兴趣,因为他上中小学的时候没有多少‘负担’,上大学后不厌学。


熊丙奇
21世纪教育学院副院长

★ 面对这种情况,政府部门应该改变教育现实,一方面,推进义务教育均衡,另一方面,改革中高考制度,建立多元评价体系。可长期以来,政府部门在这方面作为不大。一个十分重要的原因是,不管是推进义务教育均衡,还是改革中高考制度,都要求政府部门放权。可放权无疑动了政府教育部门的奶酪。


 
它山之石可以攻玉

减轻中小学生学业负担,在许多国家都是民众关心并不断求解的问题。当中国式减负陷入困局的时候,不妨看看国外的一些“书包减负”招数。

罗崇敏
国家督学、云南省教育厅原厅长

★ 据我所知,国外特别是美国,中小学生的负担是非常轻的,特别是小学和初中的学生非常快乐的学习,到了高中会有些压力,但也不像中国为了一个分数拼个死去活来。国外注重德智体美劳全面发展。


郑也夫
北京大学社会学系教授

★ 与我国很多大学生不一样,美国的大学生,比如哈佛大学的学生非常勤奋、好学。因为他们的中小学阶段不象我们一样背负如此大的负担,他们上大学后不厌学。


熊丙奇
21世纪教育学院副院长

★ 日本在本世纪初,公立学校和私立学校都恢复实行6天上课,原因是很多家长反映由于日本大学入学考试竞争激烈,5天上课影响学生的竞争力,周末必须上培训班,还不如让学校恢复上6天课(增加上一天课,不收取学生额外费用),这样,家庭的经济负担减轻,而且也不用再送孩子去培训班,可以让孩子得到一天休息。而事实也表明,学校资源得到充分利用,也确实减轻了学生的负担。

  评论这张
 
阅读(14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