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滕州冯斌的教育博客

鲁人版初中思想品德教育园地

 
 
 

日志

 
 
关于我

冯斌,滕州市墨子中学思想品德高级教师。中共党员,本科双学历,滕州市兼职教研员,滕州市教师进修学校兼职培训教师,山东省教育学会课程与教学专业委员会会员,入选滕州市“百行万人”人才库。山东省教学能手、枣庄市教学能手、骨干教师、滕州名师、明星教师、学科带头人,优质课获山东省三等奖、枣庄市一等奖,主持国家级、省市级科研课题,在国家级省级报刊杂志发表文章、试题十余篇,参加《思想品德助学》、《中考复习丛书 思想品德》和《思想品德单元检测题》的编写修订工作,个人事迹多次在《滕州日报》报道。

网易考拉推荐

10岁小学生跳楼自杀真的能一昧责怪老师吗  

2013-11-05 21:14:15|  分类: 教育教学论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老师我做不到,跳楼时我好几次都缩回来了。”10月30日,四川成都师范附属小学五年级某班的10岁男孩军军(化名),在语文课本上留下这句遗言后,从30层高的楼上跳下。事发前,语文老师曾因军军不遵守会场纪律批评了他。这起悲剧给所有人都带来伤痛,学校也表示,“得到军军坠楼身亡的消息,我们十分难过,全体师生都陷入悲痛之中。我们痛感生命的脆弱,也呼吁社会各界为未成年人的健康成长给予更多的关心和关爱。”(北京青年报11月2日)
    
    时下,总是能看到小孩子被强奸、被猥亵、被绑票,现在又发生了10岁男童跳楼自杀,虽然这只是个案,但同样令人触目惊心,未成年人尤其是儿童的生存状态、身心发展、人身保护、学校和家庭教育都在拷问着我们这个物欲横流的社会,也经常有网友痛心疾首的质问,一个连孩子都保护不了的社会,是不是真的需要认真反思?
    
    一个幼小的生命消失,让所有人深感内心之隐痛,残酷的事实摆在这里,事情也总得有人负责;很多人都在一昧的指责那位语文老师之前对孩子采取的批评和处罚,表面上看似乎有直接的、或者说导火索似的背景,因为出事前老师对没有遵守会议纪律的几个学生进行了批评,而且要求写一千字的检讨,这位老师甚至电话打给了军军的继母文女士,据军军父亲李先生转述,老师说了军军不遵守纪律的事情,希望能和家长一起说说孩子,也提到让孩子写检查。
    
    其实老师的这个对孩子的教育和处理过程,从我们以往N多年来所体验和看到的情况来看,似乎非常普遍甚至司空见惯,并没有太意外的地方,要说有的话,争议应该在是否需要写1000字的检讨、或者写多少个字才更合理,这其实也是一个悖论,被老师处罚写检讨或者抄N个字,我们上世纪70年代上小学时,就已经被老师们广泛采用了,说白了,对犯规的孩子进行这种批评、写检讨、告家长或者还有家访之类的处理流程,只能说已经被成了学校教育的刻板模式,要说有问题,甚至会导致孩子自杀,那就应该是整个教育模式应该彻底反思了。就军军自杀的悲剧来说,与其说是老师的责任,或者学校的责任,不如说是现行教育模式的责任,当然孩子已经走了,痛心之余,还得找个为此负责的人,涉事的学校或老师被质疑恐怕也难免。
    
    事实上出现如此极端的个案,需要冷静而认真的思考,比如老师采取常规的处理方式同时对待包括军军在内的几个孩子,却造成了军军如此超乎寻常的选择,到底有哪些因素在里面?除了老师的批评、1000字的检讨是否多到令孩子崩溃?或者是否还有军军家庭教育方式存在问题?军军生活在父亲与继母的家庭环境中是否存在潜在的性格畸变?这些在新闻中都没有被提及,一些人甚至质疑是孩子的心理承受能力太差,这个我并不认同,孩子心理承受能力差,本身也是受到生存环境的影响造就了他的脆弱,比如教育的环境、比如家庭的环境,10岁的小孩子理解与思考问题的方式在其并不成熟的心智范围内,恐怕很少会有人能真正窥视得到。所以老师一次看起来只是常规的批评模式,或许也能让其感受到莫名的恐惧,以至于宁愿选择离开这个在他看来已经无法生存的世界,这或许才是真正需要我们反思的方面。
    
    毫无疑问,刻板的教育模式,一直是饱受诟病的地方,多少年来,我们的教育并不是建立在各个年龄段的孩子们所应该拥有的生理或心理之上,教育的唯一目的似乎成了与分数挂钩的考试机器,并围绕这架机器制定出种种约束学生的不良教育模式。会考试、成绩好、听话、等等都是好孩子,并建立起一套针对犯规孩子的僵化处罚模式,多少年来因循守旧的培养学校理想中的听话孩子,刻意或无意中忽略了孩子们真实的思想。军军的老师同样是在这一教育模式下复制着一以贯之的管理手段,虽然被指责处罚检讨的1000字太多了,但我怀疑这并非导致军军自杀的直接原因,1000个字怎么也不至于让一个10岁孩子选择死亡。“老师我做不到,跳楼时我好几次都缩回来了”的遗言,证明军军对老师仍然有着依赖心理,否则他也不会这样写。
    
    可怜的孩子离开了这本该上他们快乐成长的世界,我们并不知道他在选择死亡时真正的心理,但至少可以证明这个世界没能提供给他快乐的童年,没有能让他留念的地方,留下的是大人们对教育的反思,对社会的反思,我们到底要提供给孩子们一个什么样的成长空间?我们要如何来保护我们的孩子们心灵和身体不再受到伤害?这不是一个老师可以简单回答的问题。
  评论这张
 
阅读(15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