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滕州冯斌的教育博客

鲁人版初中思想品德教育园地

 
 
 

日志

 
 
关于我

冯斌,滕州市墨子中学思想品德高级教师。中共党员,本科双学历,滕州市兼职教研员,滕州市教师进修学校兼职培训教师,山东省教育学会课程与教学专业委员会会员,入选滕州市“百行万人”人才库。山东省教学能手、枣庄市教学能手、骨干教师、滕州名师、明星教师、学科带头人,优质课获山东省三等奖、枣庄市一等奖,主持国家级、省市级科研课题,在国家级省级报刊杂志发表文章、试题十余篇,参加《思想品德助学》、《中考复习丛书 思想品德》和《思想品德单元检测题》的编写修订工作,个人事迹多次在《滕州日报》报道。

网易考拉推荐

【引用】【精品推荐】 教育需要仰望星空  

2012-05-11 23:40:39|  分类: 教育动态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听王祥高校长谈他的“幸福教育”

韵如

             博文链接地址:http://blog.sina.com.cn/s/blog_4d47d5c401010xj2.html

    有过中高考经验的人都曾记得那浸泡在书山题海中的苦日子,拼时间、透支体力、死灌硬塞,只为了那命运分流的一道中高考关,“不堪回首”几乎是形容这段时光的最好词语。教中学尤其是初三、高三的老师更是一个“忙”字了得,再加上心上永远悬着中高考成绩这道悬命索,身心压力常常达至崩溃的边缘,“不堪重负”应该是对他们最好的形容。然而,有一位曾在高中同时担任过四个班班主任的老师却说:“那段时间太闲了!”而那一届学生的高考成绩的优秀程度至今无人超越。而关于这段“光辉历史”,在作为当事人的现任蒲江中学校长的王祥高看来,却从来都该是教育的常态。

“不仅未来要幸福,现在就要幸福”

    在从成都到蒲江的高速路上,路旁葱郁的绿色中间或出现的关于蒲江中学实验学校的“幸福教育”广告牌令我印象深刻。那时,我就在想,这个能把教育做出幸福味道的王校长该是怎样的一个人呢?教育这样一个似乎沉重的事业又是如何在他这里焕发出轻松愉快的幸福感觉呢?

    甫一见面,这两个问题便似乎有了答案。王祥高校长爽朗的笑声,热情的招呼,活泼的眼神,比实际年龄更显年轻的状态,已经在展示着“幸福”二字了。所谓相由心生,我深信这老祖宗的智慧。而一个幸福之人方才能做出幸福之事啊,我便迫不及待地跟着王校长走进了他的幸福教育。

    一直以来,老师的形象都跟沉重挂钩,媒体上展现的也多是憔悴的教师形象。但王校长说:“我们也是人,我们不愿总当蜡烛,为了发光把自己燃烧了,多不划算啊,更别谈什么幸福了。我们也想当电灯啊。”一句幽默道出了教育者的呼声。而王校长本人,也以自己的经验演绎了轻松简单的教师生活。

    1993年,王校长正在高中当老师。那时正好学校师资青黄不接,新教师很少,工农兵大学生又不能胜任,上课时常出很多错,有些还被学生联名写信要求换老师。当时三个校长找到王祥高,建议他接下四个班的班主任工作。他想,反正也没有老师可换,而自己又是个讲效率的人,便一力承担了下来。之后他对几位令学生不满的老师说,你们可以不来,我兜着。上课的时候怎么办?王祥高发动18个优秀的学生轮流上去上课,而他只起辅助作用。想起那段时间,王校长还开玩笑地说:“太闲了,早上中午晚上都可以到不同的地方找朋友吃饭呢。”而那一届学生的高考成绩却好得让人不可相信,成绩至今无人超越。

    还有一次经历,那还是在2000年,王祥高接了一个文科班的高三数学教学工作。当时那个班只有19个学生,第一次考试后,数学平均分33分,第一名76分,第二名才68分,这分数怎么考大学啊,大家个个都没有信心,干脆都不来上学了,反正学了也没用。王祥高把学生们一个个接回来,依然发动班里的学生上课,一个知识点一个知识点地过。知识点总是有限的,很快,班里的数学学习产生了大的飞跃。到高考完,成了上有效分最多的班级,19个学生12个上有效分。第一名126分,第二名109分,连重点中学都来学习经验。说起这件事,王祥高呵呵咧嘴笑着说:“让我考也考不了这么多分啊。”尽管短时期力挽狂澜,王祥高靠的依然只是课堂时间。所以,在他看来,轻松和成绩从来不是对立面。有了轻松,幸福才有了可能。

    2003年,蒲江中学实验学校创办,王祥高被聘为校长。2004年开始招生。当时全县城关中学和蒲江中学都有初中,大家的经验是疯狂补课,每晚三节自习,周六全天补课,周日上午也要补课,每周只有周日下午学生老师可以休息。

    2004年第一个学年,蒲江中学实验学校就只有周六上午补四节课,取消了其他周末补课时间。不仅老师们、同学们一下子感觉很幸福了,而且在次年中考中学校竟然夺了个全县第一,比第二名高了60分。当时王祥高想,反正我们的成绩比第二名高这么多了,我们可不可以试试周六不补课,就算只有50分差距了也行啊。于是从2005年9月到今天,蒲江实验学校再也没有周末补过课。

    学生们还有三节晚自习,原来全是上课。王祥高先是把晚上的晚自习减成两节,其中一节是晚自习上课,另一节自由支配。到了2009年,干脆所有晚自习都还给学生了。两个班只配一个老师,负责安全和服务。同时在2009年9月1日又递进了一步,上午三节正课,第四节全校自习,下午三节正课,第四节要求全部师生都走出班级门,进行体育运动。广播体操共九套,每天由音乐指挥,随机播放。五种广播操有手语操、瑜珈操、搏击操等,有动有静。一个小时的体育锻炼,认认真真做,运动量肯定是够了。而全体老师则必须学太极拳,不让老师单独辅导学生。

    没有了补课,自习实现了真正的自由,平时的正课也只剩下六节了。而那一届的中考成绩,蒲江中学实验学校却比第二名高出120分之上。

    到了2010年2月,王祥高校长再次发布“命令”,所有的学科不准布置课外的书面作业。而2010年中考前100名中有蒲江中学实验学校的95名,上重点高中的占86%。2011年继续无作业,前100名中占了98名,统招的92%都是该校的学生。

    一年6000元的学费在蒲江县算是贵的了,然而蒲江中学实验学校的招生却从来不用愁,通常一个小时就能完成,而且还有很多人想尽办法想进入这所学校而不得。而其中,在时间和课业上的实实在在的幸福,应该是人们争相报读的原因吧。

    王祥高校长说:“从事幸福的人应该是幸福的,受教育的人应该感受到幸福。使学生快乐地学习,幸福地成长,使老师快乐地工作,幸福地生活。既要未来的幸福,也要现在的幸福。这才是可操作的幸福观,也才是彻底的幸福观。”

“是否要减负,学生说了算”

    王祥高校长到北京参加全国中学校长论坛,人大副委员长许家璐、国家教委副主任柳斌,以及陶西平、朱永新、俞敏洪等专家都提到了学生课业负担过重、创新意识淡薄的问题。

    王校长说,其实这个问题已经提了很多年了,但为什么至今还解决不了。他认为课业负担重与不重,要学生说了算。只有学生知道他自己累不累。同样五道题,学习好的学生几分钟就搞定,学习差的学生却觉得很难,用很长时间也解答不出。学生间的差异太大,而老师为了照顾到大部分同学,只能就知识来回地讲,使好学生听到不愿听,差学生仍然没听懂,中间学生还似懂非懂,于是大家都觉得课业负担重。只要找到课业负担重的这个根源,就找准了减负的方法。怎么减?给学生权利,信任学生,学生说重了,就重了,学生说轻了,就轻了。听学生的,他说重了,就减掉一些;轻了,再加重些,只要给学生时间和自主的权利就可以了,只有这样,学生才可以真正成为学习的主人。而家长和老师应当是给他们服务的“仆人”。

    小组学习无疑是帮助学生建立自主学习能力的好方法,同时也可以释放好学生的学习余力,补足差学生的学习缺口。于是,王祥高把自己之前屡试不爽的教学经验“小组学习”引入学校的教学模式。

    2004年9月1日开学,王祥高首先在初二年级全面铺开小组学习、学生主讲。但当时老师、家长、学生、领导都反对。王祥高给老师们开了很多会,总在强调一定要信任我们的学生。但老师说学生怎么会比我们强呢,不一直是我们教他们的吗?王祥高校长举了一个最简单的事实:包括自己在内的老师们当年并没有考上重点大学,但我们的学生很多都可以啊,那是老师强还是学生强?换一个角度思维,老师们一下豁然开朗了。

    家长们又不同意了,纷纷说:我们出这么多钱,就是因为你们的老师会讲,现在让学生讲了,我们还交钱干嘛呢?在全体家长会上,王祥高语重心长:“有的家长说,孩子胆小,能不能让他多上台锻炼啊;有的家长甚至为此还要请老师的客,可见孩子们的表达能力是很重要的,现在你们不用请客,孩子就可以得到锻炼,何乐而不为?”一句话也打开了家长们的心结。

    可是学生们也反对啊。学习好的学生说带学习差的学生太累了。王祥高又跟学生们一起分析学习的智慧:掌握知识的程度分为三个层次,最低层次是“看得懂”,较高层次是“做得对”,最高层次是“讲得清”。很多学习差的学生都觉得自己看得懂,但是一做就错。如果只考虑成绩,只要“做得对”就可以赢得考试(中、高考)。但是,只有成绩,今天好过,可没有良好的综合素质,在未来就是素质缺憾啊。如果在做得对的基础上,再能讲得清,那么你的能力得多强啊,逻辑多清晰啊,多有自信啊。学生们一听,也一下子欢欣雀跃了。学习好的学生为得到更多的锻炼机会而开心,学习差的学生因为同学辅导而心理放松,增加了学习兴趣。同时王祥高还带领老师们制作了学生学习发展证书,把听得懂、做得对、讲得清纳入发展清单,分为一级、二级、三级,还有高级证书,并将之与以后的国内外交流挂上钩,大大激发了学生们的学习热情。

最后,仍然要过领导关。领导说,这样搞风险大啊,而且是这么大一个学校,失败了怎么办呢?王祥高坦诚地说:“当时刚不补课的时候,就有人提过,学习时间减少了,怎么能保证成绩呢?事实却是我们的成绩不但没下滑,反而大大提升了。现在我们仍然保证会有好成绩的。”果然,小组学习的结果使蒲江中学实验学校的成绩再次提升。有人眼红了,向领导打小报告说这学校是作弊出来的成绩。于是下次考试全县的老师都轮换监考,成绩一出来,竟然戏剧化地差距更大了,原来是其他学校有水分。

    小组学习一铺开,没有学生不爱读书了,所有的学生都找到了学习的动力了。良性的竞争也使各种层次的学生都找到了适合自己的学习方法。

    王祥高校长并不想止步于此,他还有更远大的教育幸福感想跟学生们分享。王校长认为,想丰富学生们的生命,一定要搞学生的社会实践活动。

    在学校内,升旗仪式全让学生承办了,全由学生主持。

    实验学校和北京海淀区的一所拥有3500名学生,学费高达46000元的优秀中学建了联谊校,每年实验学校都会派老师到他们学校上示范课。对于这所立足首都、放眼世界的中学来说,实验学校的经验非常有效;而对于实验学校来说,派教师到发达地区上示范课,也无疑极大地提升了学校的自信心。同时该学校为了感谢实验学校的支援,邀请实验学校初三的学生成批地到他们学校参观。这所学校的国际化规格开阔了实验学校学生的眼界,而学生们在他们学校的每个班里自信的表现也深深地震动了该校的师生。

    王校长还邀请了当地三个最成功的企业家来学校,给学生作特别指导。同时今年还送了五百名学生到北京、上海参加夏令营,由北大、清华的高考学生给这些孩子做志愿者。在夏令营中,各地的学生中间,总是实验学校的学生冲上去做主持。同时学校还送了学生到国外参加夏令营。这一切,都缘于王校长的“眼界决定境界”的理念指导。

    创新能力是孩子发展的重要能力。实验学校积极创造条件给孩子们参加各种科创活动。去年成都市青少年电脑机器人实践活动WRO选拔赛,成都二十个市区县都要参加,在蒲江县科技馆都没有,怎么能跟其他市县比呢?不怕做不到,只怕想不到。在这次比赛中,实验学校一举夺下第一名,而且还是满分,之后去迪拜参加了全球大赛。

    排舞比赛,实验学校得到四川省三个一等奖、一个特等奖。而之前每天只给学生一个小时的时间练习。

    ……

    此时,王祥高校长会跟老师们戏谑地说:“学生比我们强,信了吧?”

    走到现在的蒲江中学实验学校,老师和学生们都自信得不得了。人们都担心西部外语听和说的能力问题,王祥高校长已经与美国听读网合作开发软件,下学期将在四个班进行实验。孩子们已经在储备走向世界的能力了。

“培养优秀人才,回归教育”

    畅谈了轻松快乐的幸福教育里程,王祥高校长也提出了自己的隐忧。

    他说:“从教育的现状看,有两类人很优秀,一类是读书的时候很优秀,情商也高,什么活动都能参加,智商也高,老师对他们只有表扬,眼里看到的他们也全是优点;还有一种是在学校读书的时候,几乎经常跟老师对着干,有的甚至甩手不读了。学校聘请的三个企业家中有一个就是这样的。其实每个孩子本来都有很多根隐形的‘智慧天线’,第一类孩子因为大家对他们只有保护,所以发展得很好;第二类孩子虽然被老师剪掉一部分‘天线’,但他们自己拼命保护下来一两根,保留了自己的发展能力,所以也发展得好。最可悲的是处于灰色地带,被老师管过来的孩子,他们的智慧天线基本都被剪没了,从而也成为没能完全发展的人。”

    王祥高校长心痛地说:“其实杀手就是老师啊,我常常给老师们说,我们这么辛苦的工作,为什么啊?你的行为是为孩子真正的理想发展在工作吗?如果你的目的很高尚的话,那么就要用一切办法达到你的目的。偶尔曲线救国一下,保护一下孩子的自尊又如何?”

    王校长常常跟老师们讲俞敏洪的一段经历:俞敏洪在北大的最后一年,由于心情不好,导致英国文学史考试不及格。他找到他的老师罗经国教授,说:“这门课如果我不及格就毕不了业。”罗教授说:“我可以给你一个及格的分数,但是请你记住了,未来你一定要做出值得我给你分数的事业。”正是北大老师的宽容、学识、奔放、自由,才有了之后的俞敏洪。所以,当你的目的很崇高,你的行为可以成就人的话,还在乎这些几分的小节吗?

    其实,中国的中小学界太缺大师级的教育人才了。自古以来,中国最优秀的人在官场;改革开放之后,最优秀的人又经商了。无数学校培养出来的优秀人才,也多数飞到国外,从事高精尖研究了。虽然这是老师们的自豪,但同时也是教育的一个悲哀。王祥高校长说到这里,面容上展现出深沉的遗憾。教育界究竟培养了多少卓越的人才回归教育尤其是中小学教育呢,少得可怜。教育界真的不缺卓越的人才吗,恰恰相反。想到这一点,王祥高校长就有一种强烈的责任感。要把幸福教育这个品牌做好,让更多的孩子受益于幸福教育,爱上幸福教育,为他们从初中高中注入当老师的可能性,从而通过卓越的深造,再回归幸福教育。这或许就是王校长未来的教育理想吧。同时,他已着手去做,不久前,经他幸福教育之手培养的毕业于哈佛的博士向勇就辞去了在美国硅谷的高级工程师的职业,回到成都科技大学任教,并计划将幸福教育延伸到大学。

现在的蒲江中学有一个小学,有一个初中,还有一个高中。就在我即将离开蒲江的时候,得到了王祥高校长任蒲江中学校长的消息,同时主要负责高中部的事务。站在了一个更高的平台上,有了一个更广阔的发展空间,相信王校长的幸福教育将会惠及更多的人。回来的路上,我的头脑里始终萦绕着王校长那个听上去很“伟大”的教育梦想:教育界需要有人仰望星空。有一天,希望蒲江可以由幸福教育引领,建成为中国教育的硅谷……

 

  评论这张
 
阅读(10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