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滕州冯斌的教育博客

鲁人版初中思想品德教育园地

 
 
 

日志

 
 
关于我

冯斌,滕州市墨子中学思想品德高级教师。中共党员,本科双学历,滕州市兼职教研员,滕州市教师进修学校兼职培训教师,山东省教育学会课程与教学专业委员会会员,入选滕州市“百行万人”人才库。山东省教学能手、枣庄市教学能手、骨干教师、滕州名师、明星教师、学科带头人,优质课获山东省三等奖、枣庄市一等奖,主持国家级、省市级科研课题,在国家级省级报刊杂志发表文章、试题十余篇,参加《思想品德助学》、《中考复习丛书 思想品德》和《思想品德单元检测题》的编写修订工作,个人事迹多次在《滕州日报》报道。

网易考拉推荐

引用 教育界需要独立知识分子  

2012-04-16 15:25:24|  分类: 教育理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教育界需要独立知识分子

                                                                                 郑   杰

    陶行知之后,中国再也没有出过大教育家。新中国的各项事业都取得了令世人瞩目的辉煌成就,然而,编纂当代教育史时,不能不遗憾地坦言:至少这五十多年来,中国有不少教育工作者,然而却没有真正的教育家。

    其实,不出大家的现象不仅是教育界的特征,科技界、文化界、思想界又何尝不是如此呢?我们要么自我封闭“老子天下第一”,要么盲目崇洋,拾一些西方人的牙慧,或者得一些“发达国家”的皮毛回来当真经传给大伙来念。如果我们这个民族没有了原创力,甚至我们的制度与文化根本就窒息了原创力,那么我们将永远没有“大家”,教育界也将没有大教育家。

    大家之所以成大家,是因其原创性的贡献符合了历史潮流,并且其深刻的洞见足以穿透历史跨越地域,其威望和影响力足以号召众人从而形成势不可挡的“大趋势”。以此条标准看,我们真的没有见大家的眼福了。

    那么是什么导致大教育家缺席呢?在分析原因之前,我先将教育工作者分三类,所有教育家都先是教育工作者。第一类是教育思想者,他们做的是形而上的哲学层面的工作,他们了解教育历史和文化、敏锐地把握教育本质,在一定的历史时期,分析当前教育的本质问题,总结东西方教育变革的规律,指出教育发展方向;第二类是教育理论研究者,他们研究具体的教育规律,增强教育的科学性,以有效地指导教育实践;第三类是教育实践者,他们从事教育教学工作,他们以经验见长,这是教育工作者队伍中最庞大的一群,所有的教育思想和理论,都必须被他们接受并通过他们才起作用。

    在这三类工作者中,我发现,教育理论工作者(或称为专家学者)和教育实践工作者的数量一定是世界之最了,但奇怪的是,我们没有或很少有教育思想者,即我们没有真正的从事教育思想创造的人才。而教育思想又管着教育理论和实践的,这不能不说是一个极大的缺憾,而教育思想者的缺席,是导致我们根本不理解西方某一种教育理论或实践背后的思想内涵而终于“食洋不化”的根本原因,从而使教育理论成为一堆人们看不懂的“术语汇编”,而实践工作也充斥着盲目跟风、“新潮”叠起的现象。也就是说,一个时代如果没有教育思想者,那么就诞生不了教育思想家,而没有教育思想家的独特贡献,则不会有这个时代的教育大家。当我们回忆孔子、陶行知、杜威时,首先征服我们的是他们的教育思想,照亮了一个又一个时代。

    下一个问题是,为什么我们不生产教育思想者呢?我想原因可能有三:

    1、黑格尔曾经说我们中国人对精神之物没有兴趣,此话得之。教育的功利主义、实用主义谋杀了教育思想的诞生,是因为几乎很少有人会认识到教育思想的价值,那玄而又玄的思辩性的东西有什么用呢?能提高升学率?固此,从事教育思想工作的人其挫败感可想而知。

    2、我们讲求思想一律,我们害怕不一致的思想会有毒害作用。确定,思想是令人最恐惧的东西,当一种新的思想诞生的时候,往往先是对一种“正统”的“主流”的思想产生冲击,即有思想的“占领者”怎能容忍另一种思想的诞生呢?因此往往利用舆论工具或权力所赋予的话语权极尽打压之能事。我们不习惯教育思想的多元化,不习惯听到不同的声音,那么,怎么会有真正的教育思想家呢?考察当前的中国教育,全中国都只有一个教育思想,就是教育“以人为本”,之后我们缺乏教育思想家指出什么是中国式的以人为本,也很少有人去思索如何在我们这个数千年来从未以人为本过的国度真正地以人为本了。再之后,我们俨然人人都成“教育思想家”了,谁上台都可以振振有词地说一通他都未必理解的以人为本,谁也都可以宣称他的教育实践中坚持了以人为本,可惜,又没有思想家指出他们的荒谬性,也更不会有思想家提出以人为本之外的另一个原创的教育思想供人们选择,因为我们压根没打算让教育思想多元化!而且,又有谁敢冒天下之大不韪不识时务地对以人为本说“不”?

    3、我们没有真正的知识分子。王国维先生墓前八个字大致可以将知识分子与知识占有者区分开来,这十个字是:“人格独立,思想自由”。我们多的是知识占有者,而绝少知识分子,知识分子信仰的独立与自由,使他们以超然的态度不仅在本专业领域内有所建树,而且以其学识与智慧干预社会公共领域,承担社会精英所应承担的社会责任,他们不做任何人任何利益集团的传声筒,也不做任何人任何利益集团的工具,追求真理说真话是他们的外部特征,而爱国忧民则是他们的人格内核。而可惜的是,知识分子在哪里?知识分子因为要谋生存了,所以必须寄生于强势集团,而一旦寄生了,那么说真话求真理的勇气便会打了折。

    我们对思想没有兴趣,又害怕不同的思想,又不得不寄生着委曲求全,那么自然就不会有教育思想者,也就没有教育思想家,也就遗憾地没有了大教育家。

    总之,在我们这个央央大国,居然五十年没一个人发出振聋发聩的声音了。

    但我们还不能绝望,历史总会适时地造出令这个民族骄傲的“大家”来的,这样的人物在今天看来,也许并不在教育体制内部,而恰恰在体制外,唱出他那真实而独立、自由的歌谣。

  评论这张
 
阅读(10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